水上安全基礎救生救生常識海浪安全溪流安全警示旗幟危險水域防曬之道運動衛生救生論壇


救生論壇


踏浪季常是老淚縱橫時

 隨著氣溫日益上升,海邊戲水的人潮漸漸湧入,可是近來海邊戲水喪生的事件頻傳,加上又是學生的春假期間,因此在海中滅頂的竟是一群年輕的學子們,家屬只能懷著著急的心,望著茫茫的大海,尋找、哭喊著自己親人的名字。

 幾乎一到了春末夏初,這類悲劇就開始重演,台灣的公共安全措施一直遭到忽視,年輕好玩的學子們又抱著「不會那麼衰」的心態,有些海水浴場還未實施開放,甚至根本無人管理,而一齣齣的悲劇就發生,一片大好的前程就在大海吞噬下消失,一時的疏忽卻釀成一個家庭的哀痛。

 週休二日,連續假日的實施,使人們走出戶外機會增多,有關當局應該在公共場所對安全措施加強輔導,並有管理的安全人員,如不幸發生意外才能及時加以搶救,不要有「見棺材才掉淚」的心態,或視人民性命如草芥,若公共場所的安全措施加以改善,相信台灣意外頻傳的迷霧,終能漸漸消失殆盡。[節錄自87/04/15台灣日報/台灣論壇/黃致思/中市(社工員) ]

本站短評 :水上安全政府有責,人人要有危險意識。

解決方案:

  1. 普建泳池,提倡全民游泳運動,泳池深度 (1.8M) 足供救生訓練。
  2. 加強學校游泳教學及水上安全教育。
  3. 支援水上救生團體,推廣水上救生安全。

救人?自救? 若未受救生教育最怕被溺水者纏困 竇宇靖/水上安全教官

  暑假期間,水上活動是年輕人避暑納涼的旺季,由於國內缺乏水上安全推廣教育,學子在校也多未接受救生課程,因此國內每到暑期戲水季節,往往造成許不幸溺水事件。例如父親節當天,又再度發生四人溺斃、四人失蹤,且幾乎全是在校未成年學生,怎不使人感嘆?尤其泰北高中李姓學生奮勇救人,雖令人敬佩讚許;但他因為未受專業訓練致體力耗盡而慘遭滅頂,卻又令人痛心遺憾。

 近來台北市馬市長積極推動學子學會游泳,但這樣做仍嫌不足。筆者曾去函建議馬市長,重視學生水上安全教育,因為會游泳並不代表就會救人,且應同時加強CPR救生課程,才不至於大難來時遭受禍患。在國外,初學者必須先接受水上安全教育、戲水安全與技能急救,缺一不可,因此在國外較少發生水上事件。

 馬市長認同此一看法,並己要求教育局處理:教育部體育司亦計劃自九○學年度開始,將急救課程加入中小學九年一貫教育中,對於有關單位開始重視水上安全所擬的配套措施,筆者甚感欣慰。

 現筆者將廿餘年的教學經驗,潛心研究如何自救與救人心得,提供給讀者參考,以期能減少意外發生。

一般來說,較容易發生溺水處,應屬郊外池塘、河堤、溪谷、潭、湖等地方,表面上觀察水性清鏡亮麗,在大自然環境遮掩下,民眾往往不知水底重重危機,例如洞穴、異物、漩渦,都是危險所在。

 若發現有人溺水,除應立刻通知119與當地救難人員協助求援,其他人可就地取材,樹木、樹藤、枝幹、木塊、寶特瓶都可利用。如要搶救溺水者需要入水,須先脫衣解褲,以免被溺水者纏住而無法脫身。游到溺水者面前約3至5公尺,先吸大口氣潛入水底從溺水者背後施救,才不致於被對方困住。須知當一個人面臨死亡的一瞬間,出勁的力量絕對驚人,萬一被溺水者纏住,應速設法擺脫,否則準死無疑。

 擺脫法有兩種:〈一〉握緊拳頭狠狠重擊溺水者後腦,使他昏迷,再拖上岸。〈二〉深吸一口氣憋住,把對方壓下水底,有如同歸於盡,但溺水者這時為了吸氣,必定踩您肩頭上,您可趁此機會頂住他三至五秒,讓其頭部露出水面,順暢換氣及觀察四週,配合岸上的同伴把木塊、木頭、保特瓶等漂浮物投入水中,只要溺水者抓住任何一物都能保命。其實,人體與水的比重相差不多,溺水者只要放鬆心情,獲救的機會將會大幅提升。【本文錄自1999/8/11(三)聯合報─民意論壇-攏來開講】。

本站短評 :水上安全政府有責,人人要有危險意識。

解決方案:

  1. 普建泳池,提倡全民游泳運動,泳池深度 (1.8M) 足供救生訓練。
  2. 加強學校游泳教學及水上安全教育。
  3. 善用民間現有資源,支援水上救生團體,推廣水上救生安全。

救難團體 經驗交流

感嘆震災暴露經費、設備不足,對媒體焦點都放在國外救援隊,也感不平。

 在九二一大地震的救難工作告一段落後,十多個民間救難團體昨天聚集在台中市的東山樂園,針對民間救難團體所遭受的問題進行討論。與會者除了陳述目前經費短缺及設備不足的情況外,對於國內媒體將焦點放在國外救援隊的作法也表示不滿。

 昨天一共有台中市風景區災難搜救協會、台中市急難搜救協會、台中縣山難搜救協會、台中縣九一九協助事故協會、台中縣危急救援協會、台中縣飛狼搜救協會、南投縣救難協會、南投縣成功救援協會、彰化縣福鹿救難協會,苗栗縣救難協會等十餘個民間救難團體在台中市舉行研討會,主要討論主體為民間救難團體的運作及所面臨的困境,及面臨種大災害發生時,各救難團體如何整合,並作好分工。

 但是討論會中,不少協會成員對於經費及設備不足感嘆不已。一位台中市風景區災難搜救協會的成員指出,大地震發生時,他在凌晨二點十分時由無線電聽到大坑地區損失慘重,就立刻聯絡隊員前往支援,而他們在第二天也抵達大里市的「台中王朝」,在苦無設備下,無法偵測是否有人存活,因此喪失不少良機,最後只救出一位生還者。一位成員並指出,他們比國外的救援隊都早抵達災區,並在地震當時就救出了不少居民,然而在缺乏媒體報導下,社會好像忘記了他們的存在。【錄自1999/11/14自由時報/記者林良哲】

本站短評:政府應重視本國救生及救難團體,而不是成立國際救難隊作樣板。

解決方案:政府應補助救生及救難團體經費,並且協助取得救生訓練場地。


[水上安全]

top.gif (517 bytes)